海外学者瑞典警察这么粗暴,放在国内你还会这么“理性”吗

  这两日,瑞典警方“粗暴执法羞辱中国游客”一事可谓是愈演愈烈,一方面是中国外交部和大使馆方面的“严正交涉”,一方面是瑞典方面对事态度的“高傲冷酷”,这都着实让人捏了一把汗。

  可以说,瑞典方面的对事态度,从一开始便让人感到心寒,但比起粗暴执法与敷衍了事更让人感到寒冷的,是万仟同胞的冷嘲热讽与毫无底线地替瑞典粗暴执法的洗白。而“西方的便是好的,西方人就是没有错,要怪就怪自己”的论调的再次出现,也真真切切令人费解:你的同胞被人辱了,你还在拼了命地为辱你同胞的人“撇清关系”?这像不像封建社会里,作为奴隶的父亲,自己的孩子被人打了,还要给主子点头哈腰赔不是的画面?

  

  可以说,同在海外生活,笔者已非第一次见到如此寒心的画面了,所以想就此事发展过程中的冷嘲热讽与所谓的“事件反转”做一些从海外现实视角出发的观察与分析。

  壹:被丢弃地点是坟墓,附近有地铁站和酒店,没什么过分的?

  我们可以看到,最初受害的中国游客对瑞典方面的“指控”是“强制将人控制住并丢弃在离市区很远的墓地”,此消息令不少一脸“洋相”的人哑口无言。可事情很快就出现了所谓的“反转”,大量洗白和力挺瑞典警方此举无错的人开始屡屡强调:那块墓地是个景点,对西方人来说没什么忌讳,而且附近有地铁站和酒店,没什么过分的。

  这样的论断听起来看似挺有道理,但倘若推敲,便难掩“贴金”与“洗白”的嫌疑。

  

  首先,墓地不墓地不是主要的,忌讳不忌讳也不是根本,问题是深夜寒凉,你把人丢弃在荒凉的郊区墓地,更何况是外来宾客,这可真算得上是理直正当?更何况老两口身体状况不佳,瑞典警方也是知悉的,在这样的情况下,这样的做法居然还被我们部分网友洗白成没有问题?

  其次,有一些生活在瑞典的网友与当地的华文媒体刊文带节奏称“附近有地铁有酒店,没啥大不了的”。这一听起来,好像也是当事人小题大做了,但大家忽略了一个问题,当事人是第一次以游客的身份到斯德哥尔摩,附近什么情况,在那样的情况下怎么会明了?人生地不熟,自然和常住当地的人不一般,更何况身后就是阴森的墓地。

  

  很多人可能依旧觉得他们是“小题大做”了,但如果换位思考一下,当事人是你会怎么样呢?或者换一个角度,假如一个老外到中国,遇到了以上类似的问题,中国酒店报警驱逐了这位国际友人,然后警察把这位国际友人教训了一顿之后,再把他凌晨丢弃到北京或广州郊外,不知各位“洗白”的网友们会作何感想?

  再或者,都不要举例说是国际友人,就算是山东或者辽宁的一家三口到北京去旅游,被警察丢郊外墓地了,那附近还有酒店有地铁站的,你看看这些力挺瑞典警察的人,是不是会变一副嘴脸,用口水将北京城淹没?

  说白了,这些所谓的“瑞典警察把人丢郊外虽然不妥,但人家没做错”的人,也多半是那一类“西方社会的问题便不是问题”的精神扞卫者,想来也实属让人觉得悲哀。

  来,大半夜把你丢到这里清醒清醒,再来谴责一下如何?

  

  贰:现场哭闹就是巨婴?所以瑞典酒店和警察没有什么错?

  同样的,我们也可以看到,在后期的视频中,大众并没有发现曾先生所言的“殴打并推倒在酒店之外”的画面,但强制拖拽并丢弃在冰冷的街头确是存在的,不过在整个过程中,瑞典警方的操作还显得温和,但面对曾老先生倒地发病确实是置之不理,而曾先生一家现场的哭喊,也着实让人佰感交集。

  

  可以说,曾先俄争议领土设特区生的表述略有夸张,而且一家人现场哭嚎也欠妥当,不值得提倡。但面对网络上对于曾先生一家“巨婴”的指控以及”哭嚎“的冷嘲热讽,也实在让人感到心寒。

  试想一下,换做任何一个有情感有良知的民族,谁都接受不了自己的老伴、自己的老父老母被人如此对待吧?而在这种情况下,对于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老佰姓,也无非就是三种选择:一是哭喊理论;二是暴力反抗;三是沉默受辱。

  试问一下,你老伴或者你的父母被人粗鲁对待了,你是选择“是我们的不对,小的不该反抗”一样的沉默受辱,还是会选择“一拳二脚”式的暴力袭警?你亲爹在地上犯病,你亲娘被人拽着丢到寒冷的街上,你再来一句:“你们做得对,我们应该保持沉默”,这是多么大的讽刺?

  学生被老师推骨折

  当然,大声哭嚎有诸多的不妥,但也不至于遭至如此的冷嘲热讽,人之常情虽有过,但还轮不到冷眼看客的道德绑架。不要说是曾先生一家,在那种情况下,换做战斗的民族俄罗斯人,发生的便可能是袭警事故,换做是扞卫权益的非洲黑人,发生的便是种族歧视案件,但令人不解的是,到了曾先生一家,选择了相对温雅的理论与哭喊求助,就变成了无耻,是因为他们身为中国人,命该如此吗?

  更让人费解的是,网络上居然有很多人以“看不惯哭闹”为由,以此肯定了瑞典警方粗鲁的做法,笔者不明白这种逻辑的出发点是什么,但这着实有点“受了委屈还得闭嘴”的胁迫感,更有一种“别人打了你媳妇你还拍手称快”的讽刺感。

  他们的哭喊是过了尺度,但请记住,这并不能成为瑞典警方粗鲁待人的理由。

  叁:酒店是青旅厅不大,有权驱逐没有错?

  曾先生的话不可全信,但网络上的“真相”类谣言也怪让人唾弃的。例如“酒店是伍零一晚的青旅”、“人家前台大厅很小”等等,总之,凡是能尽量给瑞典方面的不周到洗白的,有些人便会信以为真。

  然而,当媒体到访之后,和谣传中的情况截然相反,这是一家相当豪华的青旅,甚至不比很多酒店差,不但有偌大的大厅,客房价格最贵也高达近三仟人民币,而普通家庭房价格也基本在壹零零零上下,与传言中的“廉价青旅没有那么多地方”有很大出入。

  

  当然,酒店是有权拒绝曾先生一家花钱留宿大厅的请求的,按程序走这没有什游泳见妻素颜离婚么错,但多少缺乏人性关怀与人道主义精神。而且,在Booking的酒店预订页面上,该酒店也多次被顾客举报过“服务不佳,态度恶劣”。虽然说我们不清楚在酒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根据瑞典警方玖月壹陆日的最新通报显示,是酒店方面不相信受害家庭老人身体健康不佳的说辞,才提出驱逐的,因此,双方都存在处理问题上的偏差。

  对于网络上的类似于“西方人就是收规矩,人家不允许大厅不整洁,大厅不可能留人”的说辞,笔者表示有些牵强。笔者常年住在欧洲,也时常到各国游走,曾在奥地利、德国以及捷克三国遇到过类似的窘境,因为列车晚点、天气太冷,笔者先后遇到过深夜太迟到酒店关门、早上太早到酒店还无法入住的情况,按照所谓的规矩,笔者就将无处可去。

  但是,在深夜打电话叫醒工作人员后,捷克酒店的工作人员大下雪天驱车半小时来酒店安顿笔者;在当面表示外头寒凉可否提前入住之后,奥地利的酒店管理人员也欣然同意笔者提前数小时就入住了;在表示自己腿部有擦伤,外头下雪,能否先在大堂休憩的时候,德国慕尼黑的酒店用“当然可以”回应了笔者。笔者不是说这般麻烦别人便是好的,但规矩是规范世界、让世界更美好用的,可在不违背初衷的情况下,温婉的人情味,才是让这个世界更美好的催化剂。

  

  当然,笔者的“麻烦”源自途中的意外,曾先生一家的“麻烦”源自行程的安排不佳,本质上有着区别。但地冻天寒的,就近求个安身的去处也是人之常情,至于双方究竟发生了什么虽不得而知,但酒店方面的“处事欠佳”是不争的事实,曾先生一家的安排不周,也是一大原因。

  总的来说,酒店是无原则上的错误,但处事不周算是缺陷,而曾先生一家,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行程安排不周,自食其果也怨不得别人,只是众人的“活该”、“打轻了”的论调,实在是比这北欧的天气还要冷。

  

  肆:墓地离市区仅捌公里,没有什么大问题?

  颇为有趣的是,努力为瑞典暴力执法“洗白”的网友们,居然纠结于“墓地离市区远近被夸大了”的问题上,并以此来攻击受害方曾先生一家。

  我们必须明确的是,即便是捌公里外的郊区墓地,而不是曾先生说的几拾公里外,但这捌公里,也不是一个“区区”那么简单。毕竟是市区之外,北欧夜里寒凉,而且人迹罕至,再加上自难民危机以来,瑞典治安就一向不好,而且曾先生一家对这里人生地不熟,因此这被“洗白”群体轻描淡写的捌公里,严重的情况下是可能要命的。为什么笔者敢这么笃定,因为类似的境况笔者经历过,也懂得那种深夜落在西方城市郊外的孤苦无助,自然不会选择轻描淡写的“站着说话不腰疼”。

  伍:如果不是中国人,是其他族裔群体遇到此时会怎么样?

  很多人可能想不到“假如当事人不是中国人会怎样”这一点,但长期生活在西方,看到很多同胞受到不公待遇后,还被自己同胞泼冷水的现象,笔者自然会想得多一点。

  这是非常具有讽刺意义的一个“假设”,我们可以设想,倘若当事人是黑人家庭,会发生什么样的扭转?倘若当事家庭是美国人,又会出现什么样的处理结果?为何换成是中国人了,性质就不一样了?大家自然心中有数——因为不用别人与你理论,自己同胞便用冷嘲热讽把事情盖过去了,别人只需要看戏而已。

  还记得约莫一年前,有一个颇为讽刺的现象与如今相似。当时在意大利的旅游胜地威尼斯,有饭店多次欺诈中国游客,接到举报之后,威尼斯当局不但没有处理,市长还冷言冷语说“来威尼斯就是要花钱的,没钱来干嘛”,结果,在如此受人欺辱的情况下,依旧有大量的同胞冷嘲热讽,其论调均是“活该,谁叫你不看价格”、“巨婴,自己不注意就喃喃”、“人家明码标价,吃不起就不要怪人家”,这些看着怪让人难受的。

  有趣的是,短短几个月之后,一行日本学生,在正常的“高额消费”的情况下,因为不满收费,吐槽并曝光了威尼斯宰客的行为,意大利方面不但以最高规格的方式出面道歉,还免费赠送高级酒店住宿与购物券,态度截然相反。

  当时有朋友问我,为什么同样的遭遇,中国人就被人骂“巨婴”、“自讨苦吃”,日本人却受到了最高待遇?我叹了叹气,说:“你要维权,还没说出口,背后的唾沫星子就淹死你了,谁还会尊重你?”

  

  陆:任何原因都不应该成为暴力执法的理由

  虽然说,在整个过程中,曾先生一家的安排不当、哭喊过度、描述夸张都显得不太令人称心,但正如众正面媒体发表的评论文章所言——任何原因都不应该成为暴力执法的理由。

  的确,曾先生一家的过错自然是有的,但瑞典警方处理此事的做法无论从哪个角度讲,都不妥当、不文明、不友好,缺乏最起码的人道关怀。

  我们还必须看到的是,除了整个事件发生过程中的执法问题,瑞典方面在事后拾多天的时间里,一直敷衍了事,甚至对于中方的述求都置之不理,这无疑是凸显了其傲慢与无礼的态度。既然存在质疑,那就应该出面说道清楚,而不是不闻不问,甚至是有意无视。

  

  我们还必须注意的是,在此次事件中,瑞典方面存在着人权标嫌疑的同时,不少网友也存在着严重的“对事态度双标”的问题,对此,笔者想说的是:“差不多得了,这种替人洗白的存在感找得多了,下一次被丢坟场的人可能就是你自己了,别人可不吃这一套殷勤”。

  多说已无用,对便是对,错便是错,该道歉的还是要道歉,该面对的也还是要面对,一味替人“洗白”不会换得所谓的心灵相通,有的,只是你和你的同胞,在不久的将来再次的路遇不公。(作者:刘斯郎)

  (本文为原创首发文章

延伸阅读:

    无相关信息
标签:酒店?瑞典

上一篇:中国夫妇被扔瑞典坟场遭粗暴对待 外交部提出严正交涉

下一篇:返回列表